阅读提示

发布日期:2021-09-26 18:2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秦岭深处生长着许多兰花草,这种植物既柔弱又坚韧,渴望得到呵护,这与留守儿童有着太多相似之处。作为有着鲜明时代印记的基层难题,留守儿童问题在相当长一段时间仍无法避免,不容忽视。

  政府先行,社会参与,多方努力,陕西蓝田正在探索一条基层破解留守儿童难题的路:上万名干部走出机关大院,深入田间村头,倾听孩子们内心的需求。这条路也许并不难走,却贵在沉下去,走得远。

  摆在我们面前的“干部帮扶花名册”,有厚厚的四大本,共662页。表格中打印着“帮扶干部”的工作单位、姓名、职务,“帮扶对象”的姓名、年龄、家庭住址、就读学校及年级、留守类型、父(母)亲姓名及联系电话等详细信息。大部分“帮扶干部”每人联系一名“帮扶对象”,有些还联系了2―3名。共计约1.8万名。

  不久前,陕西省西安市蓝田县启动万名干部进村入户关爱万名留守儿童行动,也称“兰花草行动”。

  “这就是我儿子。”46岁的蓝田县工商局干部王秀琴牵着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说:“李锦洋,9岁,上小学二年级。”

  “今天第一次来,先认认门,了解了解家里的基本情况。”王秀琴说,“我想逢年过节把孩子接到家里去,周末没事儿就过来看看他。”

  李锦洋的奶奶57岁,儿子儿媳长年在西安打工,一年回家一次,她和老伴儿不仅要照顾锦洋两兄妹,还要种3亩地,养一只羊,现在能有人帮帮他们,感觉“很高兴,很感激”。

  干斌,王秀琴的同事,22岁,也在普化镇周董村帮扶了一个叫王颖的9岁小姑娘。这个被同事笑称“自己还是一个娃”的小伙子,说起帮助小王颖的打算,颇有考量。“我发现她很内向、害羞,我想她更需要的是情感上的关心,物质上倒在其次。我留下了联系方式,告诉她有心事可以给我打电线日是她生日,我想过来陪她过。”

  “秦岭深处生长着许多兰花草,这种植物既柔弱又坚韧,渴望得到呵护,这与留守儿童有着太多相似之处,故而我们将这次关爱留守儿童行动命名为兰花草行动。”蓝田县委书记李毅说,“蓝田每年平均在外务工人员超过10万人。目前有农村留守儿童约1.8万人,占全县义务教育阶段中小学生总数的1/4。部分留守儿童在学习、心理、生活、行为习惯等方面已暴露出诸多问题。这次行动要求帮扶人定期与留守儿童谈心交心,满足儿童的亲情需求,促进他们健康成长。”

  我的收入要同时帮助3个孩子有点困难。我打算发动我的亲朋好友,其实他们都有奉献爱心的想法,只是缺少一个平台。

  8月4日,在玉山镇前程村小学一间教室里,老师正带领10多个孩子跳舞。“我们放暑假一个月了,老师每星期组织一天活动,唱歌、跳舞、看电影,这是第五次了。”10岁的沈萌说。

  前程村小学有400多名学生,其中留守儿童170多人,暑假期间,学校分批组织他们开展活动。

  “和同学们一起唱歌跳舞,高兴吗?”“高兴!”“如果没有这些活动呢?”“孤独!”当这两个字从瘦瘦小小的沈萌嘴里说出来时,让人不由一阵心酸。沈萌的父母离异,她已经7年没有见过亲生母亲。继母和父亲都在西安打工,她跟1岁的弟弟和60多岁的爷爷奶奶一起生活。

  同一天,在普化镇韩河小学心理辅导室,志愿者张妮正带着一帮孩子做名为“天生我才”的游戏:让每个孩子介绍自己的特长和爱好,然后由其他人点评他的优点。“留守儿童大都自卑,这可以让他们增强自信。”张妮说。

  坐在中间的小姑娘叫雷睿。她用极低的声音告诉大家,自己喜欢画画、游泳和跳绳。说完,低下头,紧张地抠着手指,等着同学们的点评。“她喜欢学习”,“她很聪明”……听着同学们的赞扬,雷睿似乎不敢相信,微微抬起头,怯怯地向每个人说“谢谢”,眼圈突然红了,泪水在打转,“我没想到自己还有那么多优点,从来没人夸过我……”

  蓝田县县长苗志忠详细介绍了“兰花草行动”的具体内容,包括:在寄宿制学校、农村两委办公室等场所建立“留守儿童之家”,县妇联开设留守儿童亲情热线,开展红色夏令营,聘请儿童心理专家做巡回心理辅导,对生活困难的留守儿童家庭开展救济,征集“爱心妈妈、爱心爸爸”志愿者,等等。

  普化镇韩河小学五年级学生赵明都刚满12周岁。8月4日这天,他在学校过了一个集体生日,点蜡烛、吃蛋糕、收礼物。可是,在他的记忆里,最快乐的生日还是跟爸爸妈妈一起过的那个。“爸妈都在西安打工,我想他们了,就会给他们打电话,但是他们工作太忙,有时候都顾不上接我的电话。”赵明都说。

  有什么心事,一般都跟好朋友说,因为爷爷奶奶耳朵背,年纪又大了。也不跟老师说,那种感觉讲不出来。

  在厚镇梁锋小学政教主任办公室里,几个孩子正排队与父母视频通话。这是“留守儿童之家”活动的一部分,全校73名留守儿童,每人每周有两次视频通线岁的韩盼赶紧坐下来,兴奋地登上QQ,找到爸爸的头像,却发现是灰色的,不在线。小姑娘失望地站起来,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。“你给爸爸提前打过电话约好了吗?”老师问。“没有,我记不住电话号码。”韩盼哽咽着说。在老师的提醒下,她再次坐下来,流着泪,缓慢地敲下一行字:“爸爸,注意身体,我想你,早点回来。”

  “对留守孩子们来说,父母是他们最大的牵挂。不管工作多忙,距离多远,父母都应该尽可能多地关心孩子,多给他们打打电话,写写信。”李毅认为。苗志忠表示,蓝田县将把关爱留守儿童作为一项常态工作,建立留守儿童档案和联系卡制度,重视对留守儿童及其监护人的指导培训,形成党政统筹、部门协同、学校为主、家庭尽责、社会参与“六位一体”的帮扶机制。

  陕西省家庭教育研究会副会长、西安市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负责人王国琪认为,关爱留守儿童,政府先行具有积极的正面效应,但政府主导不等于政府包办,可以大力培育社会组织,由政府以搭建平台或提供经费等方式培育扶持,一方面可以降低成本,另一方面多个社会组织的参与也可以把工作做得更细。

  干部帮扶留守儿童是一项良心工程,不可能采取强制措施。如何长久地坚持,如何固定和延续,这是我最担心的问题,也是我们决策之初就关注的问题。香港最快开码直播